当前位置:乐平市妇女联合会情感隋朝的灭亡(强大的隋朝为什么会灭亡)
隋朝的灭亡(强大的隋朝为什么会灭亡)
2022-09-23

历史上,“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”的天下大势,只是表面现象,真正决定王朝更迭的,永远是底层的农民。尤其是在农耕文化时代,由于社会生产力有限,土地整体出产的资源和人口,以及彼时社会的整体需求必须是相符的。隋朝的短命,就是资源和需求出现了严重的供需矛盾。

尤其在隋炀帝当政时期,不但大兴土木工程,更是“穷兵黩武”三次远征高丽。彼时社会整体入不敷出,百姓阶层的负担超出了载荷,最终导致了隋王朝走向了灭亡。虽说杨坚文治武功,创立了开皇盛世,然而却架不住杨广的折腾。

王朝周期更迭的表面原因

自公元220年,曹丕逼迫刘协将皇位禅让给自己之后,天下就埋下了分裂的伏笔。彼时虽然整个天下已经处于了事实上的分裂局面,但曹丕的篡汉,最终将表面的统一给打破了。东汉彻底灭亡,法理事实上的统一也荡然无存。

随后开启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分裂,整个社会更是没有统一的格局。虽然西晋有过短暂的统一,但由于太过于短命,以至于在历史上的存在感很差。尤其在之后,整个中国又陷入了更加彻底的分裂,且持续了三百多年。

从统一到分裂,按照王朝的更迭,古人用“天命”来决定江山的易主。这是法理层面的政治运用,一方面可以用“天命”的形式为自己招揽更多的势力,另一方面也能瓦解对方的心理防线。但实际上,“天命观念”只是在王朝末期,用以宣传的一种表面策略,为的只是给后继者寻找一个合理的借口。

真正左右社会走势的,实际上还是社会的生产力。封建社会的本质,就是土地的分化和兼并。每个王朝的早期,由于社会刚洗牌,经历过战乱,土地过度兼并的问题并不突出。从法理和事实上来讲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皇帝就像是一个大家族的“地主”。

王朝在刚刚统一的时候,由于刚经历过战乱,社会初定,人民流离失所比较严重,很多土地处于事实上的无主状态。皇帝作为法理上的天下共主,他的作用本质上就是将土地合理的分配到每个人手中。所以,几乎每个统一王朝的早期,都会有一个休养生息的阶段。

在这个过程中,土地会被重新的开发利用。而新王朝中的新型贵族,会逐渐的将大片土地纳入自己的囊中。因此王朝一旦初定下来,虽然社会安定了,但土地的兼并形式却逐渐开始了。而且由于土地是有限的,人口的增长却在持续,于是,两个之间就会有一个不可调和的节点。

古代生产力低下,土地养活的人口有限,这从客观层面就制约了人口的增长。如果土地再发生持续的兼并,分到基层百姓手中的土地就会持续减少,这也是每个王朝在往后延续的过程中,逐渐形成的无解局面。

东汉末年土地已经过度兼并,以至于发生了“黄巾之乱”。其后经历的分裂格局时代,每个王朝所能施行的政策都相当有限,于是各自的力量,也难以达到统一的局面。直到隋文帝积蓄力量,才逐步将分裂的局面重新纳入一统。于是,一个新的轮回又开始了。

疯狂基建拖垮了刚刚建立的王朝

杨坚是一个有抱负和有理想的皇帝,而且他深知土地在重新分配之后,基层的百姓需要什么样的社会局面。轻徭薄赋和休养生息,与任何一个王朝初期采取的策略都是一致的。而土地重新需要洗牌,新的贵族,会逐渐的将土地再次兼并。

只是和其他王朝都一样,这个兼并的过程在早期并不明显。不过社会经历过战乱后,重新恢复平静期,人口在逐步增长的过程中,渐渐会表现出土地的疲态。隋王朝在杨坚一代,还是以恢复政策为主,但是在杨广继位之后,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打乱了社会的恢复期。

杨广继位之后,首先给全社会增加了第一项负担——“远征高丽”。如今已经难以考证杨广真正发动战争的意图是什么,但是战争发生之后,由于高丽远离传统的中原地区,后勤供应和保证受到了严重的影响。战线太远,不但战事打的窝囊,百姓所遭受的负担也很重。

第二项给社会增加的负担,是大运河的开通。传统上,中原王朝的政治属地都在北方,尤其是沿黄河中下游地区的西安和洛阳,更是主要的政治中心地带。但是由于经历了混乱的南北朝时代,北方的经济重心开始向长江以南转移,这就形成了一个很尴尬的局面——政治重心和经济重心出现了分离。

但是由于政治传统延续的因素,隋王朝在统一之后,政治重心还在黄河流域地区,这个地区集中了国内大量的士宦阶层和贵族集团,但是经济重心南移了,这些群体的日常所需必须要得到保证,正是在这种背景之下,隋炀帝才下决心开凿大运河。

大运河的主要作用,就是将江淮之地的粮食以及其他产品通过运河水,再经过黄河运输到北方传统的政治重心地带。相比于陆路通道的运输,河道运输速度快、数量大、成本低。当然,这是在开凿之后才能显现出来的经济效益。

而在开凿的过程中,在彼时工程还未完成之时,老百姓遭受的负担却无形之中被加重了。即便他们能够享受到运河开凿后的红利,但在修建的过程中,却要忍受巨大的自身利益的损失。

何况在开凿运河的同时,隋炀帝又下令重新建造东都洛阳,两个巨大的工程同时开始,而且间隔着还有战争,社会整体就处于高负荷运作状态。老百姓难以忍受巨大的负担,甚至于服劳役的男人不够,还得女人亲自上阵。

如此一来,到了隋朝末年,社会资源的入不敷出,加上百姓的苦不堪言,终于再次出现了混乱的状态。

总的来说,由于隋朝刚刚建立起来,社会各方面本该是持续休养生息的。但是隋炀帝出于政治和经济层面的双重考量,开启了全社会的“疯狂基建”模式。社会的产出负担不了整体的支出,老百姓不仅是负担重的问题,而是根本就要面临生死抉择了。

最终在隋炀帝末年,各地区重新爆发了起义和战乱,公元618年,正是隋炀帝的知天命之年,他在江都被叛军杀死,重新开启了天下混乱的局面。

勋贵集团的虎视眈眈

只是由于彼时勋贵集团的势力很强大,而农民起义的军事力量,相对于比较薄弱。尤其是以李渊为首的关陇集团,很快平定了北方的局面,因此隋末的战乱并没有持续太久,很快唐王朝就建立起来了。而隋朝开创的一系列新改革,都给后来者做了嫁妆。

这种局面,实际上在前朝的秦汉也发生过,秦朝的一系列变革是大胆的,并且是被后代所持续效仿的,但在当时却不见得对世人有什么好处。隋朝所应对的局势,也是如此。

比如隋朝开启的科举制,虽然在其后的一千多年,科举制被逐步地完善,可当时这个制度的推出,事实上就阻碍了权贵阶层的利益。

因为科举制之前,社会人才的选拔是举孝廉,是通过推荐来获取人才的。这个制度权贵阶层能够得利,而一旦开启科举,由于是从全天下招揽人才,事实上就挤占了权贵阶层原本可以获取更多的名额。

正是在这一背景之下,再结合隋炀帝的疯狂搞基建,一个原本实力还处于上升期的王朝,即可就不堪重负了。百姓的造反,那是从经济层面直接反抗朝廷,以便获得基本的生存权。

而权贵阶层,他们在社会的剧烈动荡时期,通过向朝廷直接发难,便可以从政治法理层面,将王朝的统治根基腐蚀。换句话说,权贵阶层在隋末本身就是虎视眈眈的,混乱的社会给他们灭亡隋朝,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借口。

最终,隋王朝由下至上,由内到外,被各个阶层的人所抛弃。虽然皇帝的姓氏换了,但隋朝开启的三省六部制、科举制以及大运河等等诸多有长远意义的变革,还是被后世完完全全的继承。这对于死去的隋炀帝来说,大概也算是一种慰藉。